第一章 交易

深冬,mi酒吧。 

四周围充斥着一股情欲味道,震耳欲聋的音乐似乎要将江婉白的耳膜撕碎。 

热,即使身上只有单薄的透视黑纱,V字领口恨不得一路开至脚下。 

漆黑浓密的长发沾湿在小脸,以及白皙如玉般的脖颈处,显得撩人至极。 

江婉白只是轻舔燥唇的细微动作,就撩的台下的男人难耐的扯开领结,果真是难得一遇的极品尤物,撩人的很。 

其中一个肥头大耳的富商实在按耐不住,直接高举手中的牌子,“一千万!” 

话音刚落,台下一阵哗然,从五百万直接飙到一千万的高价,哪里有人还敢开价?

在一阵嘈杂声中,只见高脚凳上的一抹艳影缓缓饮尽杯中猩红的液体,嗤笑道,“风厉行,你的未婚妻可真值钱。” 

“语嫣,一个落魄千金的醋你也吃?再说了,无论她价值多少,最终钱还不是要到你的腰包,我的宝贝。” 

身侧一席蓝色西装的男人,抬手轻缕了缕红裙女郎的波浪长发,眸底尽是温柔。 

随后,红裙女郎这才娇媚一笑,伸手直接扯起他的领结,令他一张俊颜贴在鼻尖,“厉行哥,以后你可要对我好一点,要不是我帮你出主意,你怎么甩掉和这个落魄千金的婚约?而且,还有那块天价地皮……” 

“语嫣,你可真是我的小福将。等这死丫头和富商入了洞房,确定了婚姻关系,那块地皮就属于我们的了。” 

抬手宠溺的刮了刮女人的鼻尖,风厉行原本俊秀的面容,透着渗人的寒烈。 

此时此刻,被捆绑在水晶床上,并且悬于空中的江婉白,面色狰狞的怒视着人群中甜蜜至极的一对身影。 

紧攥着粉拳,可因为被下了药,浑身软如棉花,动弹不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瞪大凤眸,无论江婉白多么声嘶力竭,口中都无法吐出一个字眼,唯有两行悲愤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 

江氏破产,父亲被陷害锒铛入狱不说,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连同风厉行这个原本暖心的未婚夫,在危难时刻不帮助她也就算了。 

居然就在今天,被她捉奸在床!

而那个和他通奸的女人,江婉白也未曾想过,会是自己的表妹陈语嫣!

十年前远嫁外地的小姨带着表妹陈语嫣回来,因为丈夫瘫痪多年,后病死让她成寡,父母见小姨可怜,收留了陈语嫣母女。 

也正是在十年前,母亲意外坠海,在那段最痛苦的日子里,小姨一直贴心陪伴,直到今天,小姨和表妹都对自己疼爱有加的。 

她甚至视为亲妹妹的陈语嫣,居然和自己的未婚夫勾搭在一起?

更可怕的是,在江氏出事,整个江家最痛苦的时候,陈语嫣不帮忙分忧也就算了,还勾引自己的姐夫,甚至陷害自己? 

江婉白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难不成这十年来,江家养了陈语嫣这一个白眼狼? 

小姨那么善良的人,怎么会生出这样的女儿?江婉白简直不敢相信!

软弱无力的身体,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身着单薄的黑纱,江婉白宛如待宰的羔羊。 

而刚刚那个开价一千万的肥头大耳富商,手握着遥控,看着水晶床上的她缓缓落地。 

那肥腻的猥琐面容,更近的贴了上来,一双肥爪子一点点从她俏丽的脸颊滑过,“简直就是尤物,我唐大发能够娶回家这样的美娇妻,简直死而无憾。” 

肥腻腻的猥琐大脸凑过来,噘起来的大嘴令江婉白一阵反胃。 

她用尽力气想要挥起巴掌甩在那大脸上,可哪里动的了半分? 

早上风厉行给她的那一杯水有问题,本还心存希望的等着听他的解释,可哪里想到,渣男直接给她下药,后带来这里将她作为商品拍卖。 

愤怒令她瞪大了凤眸,随着那大嘴贴过来的瞬间,江婉白用力一喷,一口唾液直接进了肥腻富商噘起的大嘴里。 

“滚……”用尽所有力气,江婉白有气无力的吐出这一个字眼,震慑力十足!

肥腻富商感觉到口腔内一阵黏稠,原本笑出来的弧度一僵,“妈的!还是个烈女!” 

“江婉白,你别给脸不要脸!”只听一阵愤怒的斥责声传来,原本人群中的风厉行缓缓上前。 

一双大手直接捏起她的下颌,恨不得捏碎,随即眯紧黑眸凑近,“识相点,和唐总入了这洞房,再结个婚,这样的话,江言之给你的那一块天价地皮就可以生效。” 

原来如此,风厉行果真是为了那块地皮!

所以两年前早早立下婚约,风厉行就是奔着父亲留给自己的那一块地皮?

要不是因为父亲签下约定,必须等到她24岁成婚,那块地皮的拥有权才能够生效,那么风厉行还会跟她定下婚约?

这两年来暖男属性大发的未婚夫,她本以为自己捡到了宝,不成想,那只是一匹狼! 

她甚至不知道,风厉行是什么时候,和自己的表妹勾搭在一起的? 

模模糊糊的记忆中,在风厉行第一次来江家的时候,当时看着陈语嫣的眼神,好似就不正常?

难道从那一天,他就爱上了陈语嫣?可为什么,还要和自己定婚约? 

江婉白想不通,更加不愿意去想。 

此时此刻,她恨不得扒了风厉行的皮,抽了风厉行的筋! 

明明不爱还要撩,风厉行究竟有多可怕?

狠狠怒视着风厉行,江婉白只想低吼:风厉行,想要那一块地皮?除非给你死后用来当做墓地! 

“风总,我要定了这女人,而你想要的那块地皮,外加这一千万,等今晚事成之后,明天一大早唐某就亲自送过去。” 

唐大发思欲心切,尤其是眼前这仅穿着一层薄纱,性感惹火的小尤物,他恨不得马上吃掉。 

擦拭着唇角,直接解开了裤链。 

风厉行扯起一抹邪魅笑意,伸手拦住陈语嫣的小蛮腰,宠溺一笑,“嫣儿,我们走,让唐总好好享受。” 

随着风厉行和陈语嫣消失在酒吧门外,那些没有成功竞到这鲜嫩尤物的富商们,流着口水眼睁睁看着唐总去享受,悻悻离开。 

原本嘈杂的酒吧,一瞬间安静下来,江婉白耳畔唯有肥腻的唐总粗喘的声音,恶心至极。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