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把自己卖了

月15号和秦风结婚定要来!

咖啡厅里面前放着张摊开红色邀请函沫’和‘秦风’两名字异常地刺眼

面对继妹挑衅微微握拳强忍痛苦面色无波说道:会去送硫酸给

大学相恋4年男友被继妹抢走事隔么久都敢相信件事大病容易渐渐恢复么快要和秦风结婚重重地心口又插

知道故意故意要看痛苦

沫嘲讽地笑:么做乖女儿怎么敢做种事情让妈被爸打呢?总之15号那天把阿姨欠地下钱庄千万赌债事情告诉爸爸应该知道后果

面无表情看着沫投给挑衅眼神拿起LV包包高傲像只孔雀样从咖啡厅走掉手掌心已经被指甲刺出

千万庞大千万

忽然拿出手机快速翻号码拨过去电话问道:那件事对方有没有找合适选?

对方知道说什么望对面已经没座位那股刺鼻香水味还空气里飘荡深恶痛绝

介绍没有什么良嗜好身体也健康而且很干净符合要求

冬天格外

从咖啡厅走出来望灰蒙蒙天空

两天后从报社里辞掉编辑工作辆专程来接劳斯莱斯幻影那司机看面无表情

本省第大家族财力雄厚企业遍布国内外要见心里免有点紧张手掌里全

等真见得知道什么叫‘贵妇

看着珠光宝气优雅范儿十足时更加紧张

高高地坐着头顶脚尖全部打量尤其胸和臀顿时小腹缩紧

确实还黄花大闺女?冷冷问道

自己作出决定下子紧张神色平静地回答

老王去医院做体检份健康鉴定报告和清白鉴定书对旁边管家说

要证明没有身体方面遗传毛病还有确实黄花大闺女呢!

同学口中知道些必经过程虽然内心感觉屈辱但还默默忍受下来比起沫和秦风带给痛苦些都可以忍受

折腾下午之后脸色苍白地跟随老王回然后让佣身昂贵衣服推进间房里

房门声音心里‘咯噔’再加房间里没有开灯内心禁充满惶然

时候忽然过来躲避‘啊’地声被对方扑倒背脊痛得盗抽口冷气!

吧?援交头顶方传来男声音有些沙哑极力克制着什么

无缘无故被骂成援交女反应进错房间但当压住开始撕扯刚换袍子时花容失色连忙反抗:认错!快放开

认错发出冷笑敢说来跟生孩子敢说千万?处女也改变淫荡事实!

惊呆万万没想压住要交易对象家少爷泽昊!

知道该说什么

因为确实把自己卖千万答应家少爷做代孕孩子给

怎么?没话说泽昊冷笑知道从哪儿来力气站起来把把起来三两步走桌边忽然灌酒

咳咳被他粗鲁地捏住嘴巴被他强迫着往嘴里灌酒住地咳嗽

泽昊毫怜香惜玉把半瓶酒全灌进肚子里然后松开手看着剧烈咳嗽呛出眼泪

咳嗽好久好久以为酷刑过去时候忽然整蹿起股前所未有异样感觉双腿跪坐冰凉地板

怎么会捂着剧烈跳动胸口微微喘气明白为什么自己喝酒之后会种感觉好像有点空虚

以为要会碰种女泽昊眼里冰冷片毫无温度两片好看薄唇讥诮勾起倒要看看有多欲求才迫及待把自己卖掉!

本来怎么会喝酒酒精作用再加强大药性使得很快丧失神智泽昊靠近时候攀住泽昊小手泽昊胸膛来回抚摸嘴里呢喃道:好难受

泽昊眼里浮现出深深嘲弄他毫无感情可言地扯掉袍子但本来冰冷眼眸却身无可挑剔冰肌玉肤时

身材如魔鬼而且皮肤真好得没话说

可惜为钱出卖自己下贱女

泽昊那冰冷讥诮眼神时清醒几秒钟可药性让无法控制自己理智

果然下贱泽昊终于没什么耐心翻身把身下开始狂风暴雨似掠夺仪式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