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第一个灵魂:乱世女将军

#布言一言不合就翻船#

南宋的寒冬,大雪纷飞,寒风凛冽,大雪覆盖了地面,一脚下去不见脚,一支战后归来的队伍穿过茫茫雪地,众人疲惫不堪,终于来到了城门之下。

布言身为其中一人,跟着进了城门里。

“萧伯安可真厉害,打的那些蛮子屁滚尿流了。”

“可不是嘛,这一次萧副卫又立下了大功,只怕是要晋封为左前锋将军了吧。”

“那是必须的啊,萧伯安立了多少戎马功劳啊,不封他封谁,咱们南宋有了萧伯安,以后无人敢来侵犯了。”

行过的地方,全是赞扬萧伯安的美言美句,饱受战火的边关百姓们,更是把萧伯安说成了一个神一样的存在。

布言望着就在自己面前的男人,骑着高头大马,五官也很刚毅,一看就是那种实力与气运并存的男人,说是他击杀敌军打了胜仗,还真没有人怀疑。

“布言,等会来我账内。”萧伯安无比的享受这些荣耀,这种荣耀都让他忘记了事实,他看了布言一眼,眼里闪过一丝阴暗,布言再厉害,她都是个女人,这些荣耀,她永远都无法享受的。

不过这正是因为有他,自己才能享受到。

虽然荣耀是因布言才有,可萧伯安对布言的态度却是越来越不好,他自认为抓住了布言的秘密,布言就只能永远任由他摆布了。

“好啊。”布言抬头对上萧伯安高傲的视线,对着他就是一笑。

只是一笑,布言就不再看萧伯安了,不过是蝼蚁而已,要不是为了复仇,她都懒得装。

萧伯安皱了皱眉头,布言刚刚那是什么眼神,怎么感觉有些不安,萧伯安想要再看清楚的时候,布言已经不看他了。

还在街上,萧伯安又不好多问,他压下了心里的不悦,等会到账内再收拾她。

一场漂亮的胜仗,出军五千,回来四千八,敌军溃败,领军人被击杀砍头提回来了,所过之处,没有人不被萧伯安这个男人所倾倒,一些妙龄女子,更是朝着萧伯安丢香包。

萧伯安内心狂喜,面色却是冷冰冰的。

他这个样子,不会让女子退却,反倒是痴心托付。

好不容易回了营地,和布言同账的一个男人立马就去洗漱了。

布言看着这臭烘烘的营帐,也没有嫌弃,走过去就到自己铺位上躺下。

她从虚空醒来已经有一百年了,这一百年,硬生生的饿着肚子啊,可她又不能离开虚空那个鬼地方,在她快要陷入沉睡的时候,终于等来了第一顿美餐。

一个乱世女扮男装替父从军的女子,女子有滔天怨恨,让布言直吞口水,眼冒绿光。

吞了这女子,她便可以不用沉睡,也不用忍受饥饿,更重要的啊,她可以离开了。

所以在女子越靠越近的时候,布言都没有思考就吞了这来之不易的灵魂。

好饱,可女子一生回忆却让她口中发苦,跟吞了黄连一样。

口中的苦味不散,布言只能来平复女子的怨恨了。

她来,不是因为受不得女子灵魂的苦味,而是怀念那种报复之后的甜蜜滋味,怨气消化,是很甜的。

“布言,萧副卫让你过去一趟。”有个男人探了个脑袋进来喊了一声。

布言慵懒的回神,真烦啊。

萧伯安这个大渣渣,要怎么收拾好呢?

布言起身朝着外面走去,边走边想,从女子布言的回忆里来看,萧伯安一直都是踩着女子上位的,人头女子拼命去杀,功劳萧伯安摘了,而萧伯安骗人的手段也特别垃圾,就是一句待这天下平定,我们解甲归田,我耕田你煮茶,可好?

布言相信了,可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萧伯安封为定北王,平定天下,迎娶南宋公主,担心布言揭开真相,又把布言骗去,说了一番不得已的话,一杯毒酒,把布言送上了西天。

女子布言一生从军,却无人知晓她所做的一切,到最后,还要被最信任的人毒死,她不甘怨恨,不如轮回,飘去了虚空,机缘巧合的被布言吞了。

想着想着,就到了萧伯安的账外了。

布言走了进去,萧伯安已经洗漱过了,看着精神的很,一米九的身高给人无形的压力,阳刚的五官也让人心动。

可布言毕竟不是那个布言了。

她打量了一下萧伯安,就移开了视线,淡淡道“找我干什么。”

萧伯安沉下了脸色,明明布言还是布言,可他却总觉得布言变了,刚才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初次见面的打量一样。

不等他多看确认,布言就已经不看他了,这轻蔑的样子,是个什么意思。

“蛮子虽然已经击退了,可我们杀了他们的首领,不久之后他们必定反击,而将军的命令是,要我们主动出击,一举而下,三天后动手。”萧伯安看着布言,淡淡的说道。

只有他知道布言的女人身份,也只有他知道布言的强大身手,所以他必须牢牢把布言抓在手里。

“布言,我知道你累了,我也很累,你知道吗?”萧伯安见布言久久不说话,他语气一软,双手就搭在了布言的双肩上面,无奈的说道。

萧伯安的语气很无奈,就好像这一切都不是他想要的一样。

布言抬头看他“既然累了,那就别委屈了自己,我这就去找将军坦白自己的身份。”

大渣渣,当了表还要里牌坊哦,这演技不去做戏子都是屈才了啊。

布言转身就要走,她又不是那个善解人意喜欢渣渣的布言,才不要捧着他。

“布言,别闹了。”萧伯安吓了一跳,心跳都被吓的漏了一拍,连忙伸手拉住了布言,一伸手,就想要把布言朝着自己怀里拉。

布言皱了皱眉头,一下打在萧伯安手上。

“啪”的一声响,萧伯安缩回了手。

布言天生神力,轻轻打一下,萧伯安的手就红肿了起来。

“萧伯安,男女搜搜不亲。”布言打了人,丝毫没有愧疚感,而是坦坦的看了萧伯安一眼,淡淡说道。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