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禁止离府-只愿来生与君绝

第四章禁止离府

成亲后,两人相敬如宾,他看不懂她的心思,他也从来不想去看她一眼。

直到后来她渐渐意识到,他不是不看她,而是心中已有了白意,根本没有余地再瞧上她一眼。

是什么时候开始两人之间就从相敬如宾到现在如同仇人般的处着。

不,她不能让白意得逞。

白锦苦熬了一夜,天刚一亮,便唤苏嬷嬷帮她梳了一个宫妆,急忙叫了马车,准备入宫见皇后。

然而,白锦还未走出王府大门,守护着王府大门的侍卫便将白锦给挡了下来。

苏嬷嬷见此,冷喝了一声:“你们这是做堪,没看到王妃要入宫吗?”

“王爷有令,王妃不得离开王府。”冰冷的声音传来。

白锦抬头看向守门的侍卫,发现已经换人了,是那长年跟随在秦怅身边的铁鹰。

后来安排在白意身边,做白意的护卫,成为了白意的人。

想到铁鹰是白意的人,白意又那么有心机,白锦的脸颊顿时泛起了怒色的绯红:“到底是白意的命令还是王爷的命令。”

铁鹰拿出了秦怅的令牌,面容冷冰冰的冷吐:“这下王妃信了吗?”

白锦心口一沉,胸口像压着一颗大石,眼眸里的光芒再一次慢慢暗淡下去。

她看到那张令牌后,没有再与铁鹰多纠缠,便快速的回院子。

苏嬷嬷在身后担心的说:“王妃,你慢着点,慢着点,你还有身孕呐。”

白锦本想回自己的院子,可是又想到秦怅昨晚说的话,白锦就停了脚步,赶紧又折身往秦怅的伏莽阁去。

可白锦刚走出这条走廊,就看到白意的身影。

苏嬷嬷赶紧走前扶住了白锦唤道:“王妃,是二小姐。”

“我看到了。”白锦蹙紧眉,没有再往前走。

白意走前,脸上笑盈盈的呼唤:“姐姐,你这是要去哪里?妹妹刚好做了玉子童莲羹,鬼医说补胎养胎,还能让姐姐在临盆时少遭罪,我特意到厨房给姐姐做了一份,正要送到姐姐的冬院呢。”

白意一边殷勤的把童莲羹从身后王嬷嬷手中的托盘端起来,一边轻声细语的说。

让后面那一群王府丫鬟暗暗称赞新夫人的贤德。

童子羹端前。

白意打开碗盖。

白锦的目光落在了碗里,只见那白色的银尔上面漂着一个瘦瘦小小的婴儿,那个婴孩缺了胳膊断了腿。

立刻又联想到了昨晚秦怅跟她说的那些话,白锦就一阵恶心。

“呕。”白锦赶紧捂住了胸口干呕。

白意怔了一下,不解:“姐姐,你……你怎么了?”

白锦猛地抬头瞪看白意,语气冰冷的质问:“这是什么东西,你拿什么东西给我喝,你是不是想害死我,何必在这里假惺惺的,滚开。”

她随后一挥。

白意手中的童莲羹顿时飞出,重重的砸落到了走廊外围的院子。

“哐啷”一声,碗碎了。

白意顿时红着双眼,一脸委屈:“姐姐,你……你不喜欢吗,我我……我以为你会喜欢,你不喜欢没有关系,可是姐姐……我怎么会害你。”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